_唐若礼nori

感谢生活喜提我狗命

【雷安】我立志要做一个偷渡到欧洲的非洲人[存梗玩]

#有一个抽卡游戏


#氪,当然氪,氪爆(才怪)


#看着像是欧洲人其实骨子里都是黑的的安哥/半欧半亚的雷总/基本上是个欧洲人的格瑞/欧起来就没边的金和嘉德罗斯


#存梗而已,开了个头,以后想起来可能会写写(??)







最近新出了一个抽卡游戏。

这个游戏有一种魔力,虽然它不是非常好玩,剧情也没有那么引人入胜,打斗场面看起来也贫穷极了,可是就是有些人为了它前赴后继地送钱。

为的什么?

当然是SSR了啊!!!




安迷修掐着时间点,沐浴焚香三次,前前后后洗了足足五遍手和脸,并且在旁边摆了各种各样的所谓贡品,为的就是抽今天新联动的SSR。

终于,到了十点整。

安迷修眼疾手快,点下了十连抽的选项。

“R,R,还是R……”安迷修捂着心脏看着卡牌一张一张翻过来,清一色的全是灰卡。

突然,一抹金光映入眼帘。

“……难道……这难道是……!!”安迷修坐立不安,热泪盈眶,觉得自己今天就是被天选中的幸运之人。


“恭喜您获得新SR卡牌!”


……算了,这个游戏,卸了算了。



安迷修暴躁地拆开一包薯片,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当雷狮洗完澡回来看见的就是正在暴饮暴食的安迷修。

“嘿这都晚上十点半了怎么还吃,”雷狮劈手夺下安迷修怀里抱着的薯片袋子,另一只手趁着安迷修不注意就从衣服下面伸进去摸他的腰和小腹,美名其曰摸摸看有没有长肉,“咋了这是。”

安迷修翻了个白眼,暂时没心情去管雷狮在他腰上摸来摸去的手,把手机放在雷狮面前,指着抽卡界面对雷狮说道:“你来抽,我就不信我一个SSR都没有。”

“什么时候也开始沉迷手游了你。”雷狮直起身来一边拿着毛巾擦头发一边拿起手机仔细端详,“……话说老哥你可以啊,玩到了五十多级还没一个SSR?”

安迷修一听这话,伸手要去抢雷狮放在桌上的薯片,化悲愤为食欲,管他长不长肉,先缓了心情再说。

雷狮瞥了眼安迷修的石头还能再够两次十连,顺手给他点了十连,又连忙按住安迷修伸向薯片的罪恶之手。

“我跟你讲,什么玄学都是胡扯。”雷狮扶着椅背站在安迷修旁边,手指在屏幕上点了点,安迷修眼睁睁地看着界面又出了张金卡,“这就得看人。”



“恭喜您获得新的SSR卡牌!!”



“???卧槽雷狮????”

安迷修睁大眼睛不可置信。

“你原来这么欧的吗???!!”

雷狮谦虚地摆摆手,“没有没有,也就是半个欧洲人吧。”

这句话让连牙都是黑的的安迷修要跳起来去打雷狮的脑袋。

好不容易被雷狮武力镇压住了的安迷修,双手颤抖接过来还停留在十连结果界面的手机,不可置信地看了好几眼。

“雷狮,雷狮你没骗我吧,这真的是SSR吧?”

雷狮揉了把表情傻不拉几的安迷修的头发,作势要把手机抢过来:“怎么,我还给你搞个截图蒙你吗?不信就算了,我给你把这个SSR分了去。”

安迷修抱住手机一个翻滚,动作干脆利落地爬上床。一副誓死捍卫的模样,愣是把雷狮逗乐了半宿。



都说SSR是没有童年的。

是的,这句话一点错都没有。

安迷修用了一晚上把这张SSR带到满级,升星直接升满。然后他就乐得美滋滋的把卡牌挂到助战位上傻嘿嘿起来了。


“安迷修你大晚上的还不睡觉你是不是找打。”雷狮刚闭上眼想睡觉就听见旁边安迷修傻笑的声音,想也不用想肯定是抱着他刚才给抽出来的那个SSR美滋滋,翻了个身怼了句过去,没成想安迷修直接下床来踩着梯子爬上雷狮的铺,伸手晃晃他肩膀:“雷狮,诶雷狮你醒醒,以后我这边抽卡就你给抽吧好吧,只要是一次出了两个以上的SR你说什么我都做——”

雷狮听了这句话,身躯一震,一脸严肃地举起手机录音:“这话可是你说的。”

安迷修:“?????我说个这个你怎么还录音。”

雷狮:“那今天也算上吧。毕竟都出了SSR了不是吗。”

“你想算那就算呗反正对我来说也没什么损失......等等雷狮你要干什么?!!”

话音未落,安迷修被坐起来的雷狮一把扯到床上,一只手伸进T恤下摆顺着脊背摸了上去,另一只手不老实地在裤腰带上打转,温热的气息在耳边拂过,带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安迷修意思意思挣扎一下:“雷狮大晚上的别这样......”

“听好了,安迷修,你让我抽卡的话,出一次SSR做一次,出几张SR那就亲几次——我觉得你一点都不亏。”

我觉得我特别亏。

安迷修低头看着撩起他T恤从胸口上亲亲咬咬的雷狮,拒绝的话还是没说出口来。


才不是为了SR和SSR而屈服的!才不是!!




第二天安迷修浑身酸痛从雷狮床上爬起来,雷狮早已经去上课了,下面桌子上有给他留的包子和豆浆。安迷修翻了个身趴在床上点开手机一看,九点半。

“雷狮你真是要我死……”

亏的今天早上他没课,要不然真要被老师骂死了。

他顺手点进游戏签到,一瞬间被好友消息提示炸了个措手不及。


[你们都喜爱的魔女小姐:我靠安迷修你居然有SSR了?!这是不是证明我明天能抢到太太的特典本了!???]

[我骨骼清奇毫发无损连帽子都不掉:安哥你快抬头看看天,明天是不是要下雪了!!!]

[吃老子一棍:安迷修你到底攒了多长时间的升级材料啊哈哈哈哈哈哈一瞬间升满星??看出来了你盼了到底多久了笑死。]

[汪汪汪汪汪:卧槽安哥你是不是把后面几年的欧气都用光了??]



如果不是安迷修现在身体不适,他都能身体力行坐起来给对面比个象征友好的中指。

呼出一口气来,安迷修极其有耐心地一个个的回消息。

其实就是复制粘贴。


[你们最后的骑士:没啊,让别人给我抽的。]



不一会儿叮铃叮铃的提示音就响了起来。

回复千篇一律。


[哦,我还以为你突然爆种偷渡到了欧洲呢。]



这次安迷修暗搓搓的,在被子里,竖了中指。




——tbc?

评论(7)
热度(42)
©_唐若礼no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