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唐若礼nori

QQ2675579171 妄想要绑定画手呜呜呜呜。看我顺眼请联系我谢谢!!!

【论坛体】我家门外和身边的鬼突然多了起来而且越来越可怕这该怎么办(04)

#拖延症是什么,这就是拖延症


#前文继续戳头像√


#大家好,我觉得我是一个直男,我喜欢的是妹子,但是为什么现在我被一个男的撩到春心萌动小鹿乱撞脸红心跳,在线等急。


301L 妖魔鬼怪快离开

我是不会屈服的!!!我要在我的生命结束之前执着地喊出最后一句话!!!!


302L

别说了,你有这时间还是快跑吧。


303L

吾命休矣。好了我帮他说完最后一句话了。


304L

笑死。


305L

我们这样幸灾乐祸真的好吗。


306L

好啊有什么不好的。...


【论坛体】我家门外和身边的鬼突然多了起来而且越来越可怕这该怎么办(03)

#前文继续戳头像√

#沉迷刀男无法自拔。prprpr卡内桑。

#pr完还是要抱着三日月的。

#论我第一次和人同床共枕,对方却是个男的,我现在的心情十分复杂,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200L 妖魔鬼怪快离开

想不到吧本少又回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虽然说是被老板抓住了上班时间玩手机但是我和他是什么关系啊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就说了两句让我注意点然后就让我回来了!想不到吧我老板这么好!但是我的手机被老板没收了所以说我现在在电脑上在看帖子!虽然说电脑他搬不走可是被发现了也是很麻烦的sisnxuhdkdkcu

201L

好嘞散了吧,他大概又被他老板抓了个现行。

202L

H还真是怪坚持不...

【论坛体】我家门外和身边的鬼突然多了起来而且越来越可怕这该怎么办(02)

#继续!

#前文戳头像√

#终于把蓝河坑到老叶家里去了

#论上班时间被老板抓了两次玩忽职守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101L

这么刺激的吗老哥。

102L 请给我一个辟邪的护身符谢谢

看着别的同事都说了再见出了门了,但是我没理由拦下来啊……
你们别走啊外面有东西啊!!!!
我要是这样说,他们还以为我是个傻子了吧。
这次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103L

等等这个时候难道不是该观察谁是混迹在同事里的天师了吗!

104L

楼上咋心那么大呢?都这样儿了还有心思想那些有的没的?虽然说行得通但是情况这么紧急你是怎么想到的呢?

105L

啊……?难道现在时机不对吗……?

106L

虽然现在时...

【论坛体】我家门外和身边的鬼突然多了起来而且越来越可怕这该怎么办(01)

#叶蓝,天师叶x阴阳眼蓝

#复健,写着玩吧,第一次写论坛体

#文中所有东西都是编的,不可信

1L 请给我一个辟邪的护身符谢谢

如题,我不知道这算是个吐槽贴还是树洞亦或是求助贴,总之,大事不好了。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本人男,24岁,有自行车租房,无不良喜好。差不多有惊无险的活过了前23年,最近马上24岁生日,但是就这几个月身边的鬼突然多了起来,每天早上起床第一眼看见的不是家里的二黄,而是一个脑袋和脖子就靠一层皮连着的,手脚扭曲骨折的,看起来像是出了车祸死了的鬼,而且每天样式各不相同。感觉自己最近每天醒盹特别快,血压直飙120,心跳130/分。二黄看我的眼神都透露着担忧,以前要和它睡都是被...

【别王】喜欢的


#刘王/别王  花吐pa。

#一开始想是日常段子,结果莫名越来越娘气

#花吐pa被我写了几次了……

#OOC。感谢观看

1.

世间百态,什么没有。

唯独刘小别没想到,有一天他可以吐花了。

一朵接一朵,红的白的粉的蓝的,一时间煞是好看。

“???????”刘小别一脸黑人问号,想开口说话的时候,又一朵花掉了出来。

心里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2.

不过只要不说话,这花吐的就不太厉害。

也不影响啥,训练也照样训,吃饭也照样吃,就是说话的时候得上QQ说,要不然一张嘴噼里啪啦掉一地花,那就真的太可怕了。

袁柏清:“刘小别你不会得什么癌了吧,比如说中二癌。”...

【all王】心悦于君 捌

大脑缺氧……
是吗又轮到我了啊……
开始发愁。发愁之前先找点东西吃去好了

洛南烛_王不留行不行:

○脏心杰上线。没有眼镜的老张不是好奶爸。
○王不留行是在玩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洛安阳_复健失败 来吧又到你了


——————————————————————


  刘小别不用看都知道王杰希清醒了,很自觉的将身子直起来正正经经帮他更衣。占便宜这种事情,让他明着来当然暂时是不敢的。


  服侍王杰希将一切料理好用过早饭之后,王杰希放下碗筷问道:“今天没有什么任务吧?”


  “并无。”刘小别从善如流的回答道,这些事儿他已经做的无比...

【all王】心悦于君07

先说一句六一快乐!虽然说快过了

#谁知道该怎么写  剧情是什么?不存在的

# @洛南烛_王不留行不行 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抓紧跑路

王杰希看着方锐几个翻跳就没了踪影,抬手摸了摸木门上被刺出的深痕,眼神一暗。召了学徒上茶,独自一人坐在卧房里,门口大敞,外面似乎是起了阵风,卷起几片叶子进了房。王杰希弯腰捡起片叶子放到桌上,转手拿了白瓷茶杯,吹开浮在水面上的茶叶,微抿了口。

刚才那片叶子边缘开始发黄,这外面天气,大概已经要入秋了罢。

想来,一帆这孩子,跟在他身边也有了十一二年了。

刚才他一个恍神就被叶修得了空子占去了便宜,这事情要放以前他早就打了过去,可论现在,说不一样也...

〖all王〗心悦于君 陆

感动到痛哭流涕……
接下来就是我了,怎么写呢。
发愁,愁啊。

洛南烛_王不留行不行:

○时隔多年……


——————————————————————


    叶修目送王杰希离去,走出来站在房间中央拍拍手对着黑暗处唤了一声:“你们处理一下。”


  “是。”暗处传来含糊不清的声音,叶修转身离去。这些事情还是交给手下的人来做吧。


  抄近路回了中草堂直奔王杰希的院落,结果想见的人没见着倒是看到方锐和乔一帆在一扇崭新的门前互瞪,空气中满满的都是火药味。


  “方锐啊,门修好了?你们这是干什...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瞎写,就这么一点。

陆拾肆躺在地上看着天上的明月,突然有些怀念自家的大漠风光。虽说没有什么花花草草,夜风夹杂着沙土刮在脸上也有些发疼,可那个地方毕竟是生他养他的故乡——用中原人的话来说应该就是这样。那里还有他的师姐师妹们,猫儿眼眨眨眼珠一转,仿佛立刻就能生出个怪点子来。


几年前他不知是被什么吸引,从遥远的西域来到这热闹的中原。这里新奇玩意多了去了,他那波斯语在这里没几个人能听得懂,无奈只能在完成任务领了赏金后再买几本书挑灯夜读,或者是跑去学堂墙根下隐了身偷听上两节课回来对着宣纸划拉两笔。

他没多大耐性,若是一个任务追了两三天就开始不耐烦。带着火气把目标解决完后回去就什么都不想干,窝在床上盯着房...

12345
©_唐若礼nori | Powered by LOFTER